本文作者:包子也沉默

包子也沉默 3年前 (2019-06-30) ( 06-30 ) 1608 0条评论
摘要: 冬天南国的雪向来是不多见的,当每个金色的秋天走到尽头,我总会伸出指头一年一年的数着,只待它的轮回。雪如鹅毛般飘落,我站在雪地里,呆呆的抬起头,看雪在我头顶上飞舞,旋转,停留,消逝,这是雪!这是雪!我兴奋的在心里叫喊,15年后,再一次伸出手,雪在我的手上再次停下,融化,蒸发,回归。多少年了,在我的记忆里,没有看过如粉如沙的大雪,没有看见过千里冰封的气势,没有看过万里雪飘的豪壮,只感受过秀气,飘逸,寂

4.jpg

冬天

南国的雪向来是不多见的,当每个金色的秋天走到尽头,我总会伸出指头一年一年的数着,只待它的轮回。
雪如鹅毛般飘落,我站在雪地里,呆呆的抬起头,看雪在我头顶上飞舞,旋转,停留,消逝,这是雪!这是雪!我兴奋的在心里叫喊,15年后,再一次伸出手,雪在我的手上再次停下,融化,蒸发,回归。
多少年了,在我的记忆里,没有看过如粉如沙的大雪,没有看见过千里冰封的气势,没有看过万里雪飘的豪壮,只感受过秀气,飘逸,寂寞的雪。南国的雨,当你凝结成了雪,如南朝女子的肤色,亦如琵琶上弹出的一首曲子,还如婴儿第一声哭泣,在南国的地上静躺,在南国的空气里散开,在南国的宅院里落泪。
有人说,南国的雪是孤独的,是悲伤的,是凄凉的,一到了人的手上就化作雨的精魂,留下什么?一颗惹人怜爱的水珠罢了。但我想那滴水珠应是雪的泪吧,“多情自古伤离别”,更那堪相遇即消逝!
15年了,整整等了你15年,你终于再次降临在南国的土地与宅院。我又一次站在雪地里,迎接你的到来,你没有变,一点也未曾变,还是那样多愁善感,一碰到我的手就开始哭泣,化作一滴水,留在我的手中,冷在我的心里。我轻轻的闭着眼,你慢慢的撒落在梦的尽头,带我进入另一个世界,这才是冬天,白色弥漫的冬天。
在你所带来的世界,我看见你是天上的精灵洒落于尘世,纯洁,可爱,美丽,带给人们幸福。而那些只有在雪地里才会发生的事情,终归在白色的世界里开始,在绿色未曾到来时消亡。那个卖火柴的小女孩,最后在雪地里死去。她真的幸福吗?肯定幸福!脸上的光,嘴边的微笑,周围一地火柴梗,还有手中的那一根火柴,我想它不仅仅再是一根火柴,那应该就是幸福吧,只有这根火柴发出的光才能使愿望不会消逝,永远停留在最幸福的那刻,在雪地里,在雪地里……刹时的幸福定格成永恒。
雪啊,南国的雪啊,你总是那样短暂,但正是这瞬间的美丽才值得让人等待,才让我在一个个冬季里望着天,祈祷着第一颗雪从空中落下。你带给我的不仅仅是等待后的惊讶与兴奋而已,那是儿时的记忆,那是真实的故事,在我的内心深处盛开,这些稚嫩的笑容,这些无邪的微笑,都会在这个冬季被唤醒,雪落之后,我依然会等待。
南国的雪很少,很短暂,当春风拂过大地,下一次轮回将是何时?

文章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均为本站原创文章,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。
分享到:
赞 (0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

发表评论

快捷回复:

评论列表 (有 0条评论, 1608人围观) 参与讨论